裴奕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后,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按摩了起来。

    季瑶察觉到肩膀上的力道,刚想转身就被他制止了。

    “别动!”裴奕让她坐好,“我听池果说了,你最近几天戏份比较重,又是直接赶过来比赛,现在好好放松。”

    季瑶愣了片刻,慢慢放松了自己,莞尔一笑,道:“这要是让你那些后宫佳丽看到这一幕怕是想撕了我的心都有了。”

    裴奕挑眉,稍稍用了点力,“后宫佳丽?”

    “疼疼疼!”季瑶忙喊着要躲开。

    裴奕见她这样松开手。

    季瑶回头,气呼呼地看着他,“怎么?不是后宫佳丽吗?”

    裴奕看着她这模样,挑眉,慢慢地弯下腰。

    “你……”季瑶往后靠了靠,“你做什么?”

    “你……”裴奕笑道,“莫非是吃醋了?”

    “吃……吃醋?”季瑶仿佛炸毛了一般立刻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一步,“你在胡说些什么?”

    裴奕笑着直起身子,走到她面前,“没有吃醋就没有吃醋,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嗯?”

    “我……”季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似乎又说不出的样子。

    裴奕步步紧逼,“还是你心虚?”

    “呵,心虚?”季瑶挥了挥手,“怎么可能?我才不会心虚呢!”

    “皮皮!”

    门外突然响起盛夏的声音。

    季瑶一惊,和裴奕对视一眼,两人步调一致的去拿沙发上的头套,只是还没拿到盛夏便推门进来了。

    季瑶大惊。

    裴奕当即一把抱住季瑶转身把人搂进怀里,紧紧抱住。

    盛夏一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惊呆惹,“裴……裴奕?!”

    裴奕冷着脸,“你哥没教你进屋前要敲门吗?”

    “我……”盛夏挠了挠头,“我太着急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不对啊!”

    盛夏突然反应过来,“你怎么在这?你们……”

    他指着抱在一起的两人,“你们什么关系?”

    裴奕冷冷地道:“出去!”

    盛齐应付完导演刚来就看到自家弟弟跟个傻子一样站在门口,走过去,看了看屋里,又看了看沙发上的皮卡丘头套,然后和裴奕对视一眼。

    裴奕眼神示意他把盛夏带走。

    盛齐瞅着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的样子笑了一声,拍了拍盛夏的肩膀,“你不去准备比赛在这做什么?虽然知道你没机会得第一,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懈怠吧?”

    盛夏:……

    说的是实话,可咋听着这么别扭,什么叫没机会得第一?

    “二哥,你这时候不应该给我打气吗?这万一呢?万一我走了运呢?”盛夏道。

    盛齐想了想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行,那你今天不拿到第一就别回家了。”

    盛夏:……

    他把他哥的手从他肩膀上拿下来,“哥,你还是对我没点信心吧。我回去准备比赛了。”

    说完溜了。

    盛齐看着脚底抹油的盛夏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屋里的两个人,道:“导演那边我已经交代过了,想做什么放手去做。”。

    裴奕点头,“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