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大家都准备归国了,这五个少年,输了比赛后,已经没有了在继续呆下去玩下去的念头,而美国的伙食他们以吃不惯,就早早的订了回去的机票,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机场。这时的任风已经变了一个模样,不再像昨天一般失落,估计这一晚上的(剑圣的)的冥想,他可能解开了自己的心结。

    到了中国后,任风找到了Rei战队的创始人,也是他的大哥王成,就是他把他拉来了Rei战队,说;成哥,我想回去了。王成:好吧,你是我拉来的,你想走,我也留不住你,你有你的理想,但是你要是还想回来的话,Rei战队永远欢迎你的归来。任风:好的成哥。

    “妈,我回来了。”

    “啊,我的儿子回来了,哎,瘦了也黑了,妈想死你了,在美国吃的不好吧”这位是任风的妈妈,孙新玉,一个大大咧咧的中年妇女,对任风特别的溺爱。

    “回来了。”这位是任风的爸爸任山河,自从任风休学去打职业后,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处于紧绷着的状态,他是一个古板的爸爸,认为学习才是唯一的出路,读完大学,找到一个好工作,娶一个好媳妇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自从休学两人大吵一架后,父子的话一直很少,任风拿了区冠军,省冠军回家后,任山河一直也没有好的脸色,爷俩也照样不怎么说话。

    进了屋之后,任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拿出了手机,准备先开一把英雄联盟(之后一系列的英雄联盟手游都称之为英雄联盟),这时他依稀听到了他父母的谈话。

    任山河:我就说打游戏没什么用,你看,回来了吧。

    孙新玉:我儿子,也算是公费去美国旅游额好不好,你都没出过国。

    任山河:出了国也没什么用

    孙新玉:.......

    任山河:........

    随之而来的又是争吵。

    任风不打算再继续,听,而是打开了游戏,创建了一个小号,取名,奥没有,随便打了一个名字:凡是敌人发动发送。也不知道他咋打出来的,开始了定级赛。

    位置选择的是中路和上路,开始就选小鱼人,没了小鱼人就选劫,把把都能杀穿,每一把杀人都在20个人头以上,从中路杀到上路,又从中路杀到下路,各种操作把人秀的头皮发麻,杀的昏天黑地,血雨腥风,队友倒是都比较开心,遇到了一个可能是代练的大神,一直被带着舒舒服服的赢下游戏,对面的人可就苦死了,把把被杀的心态炸裂,三四个人去去抓鱼人,不仅杀不死,还得交待两个,真的是有苦也说不出。

    就这样,,基本上都是十五分钟的局,不投降的能坚持到二十分钟也就拆完了,就这样,一个小时多轻轻松松的赢下了四句比赛,已经打到了黄铜二,本来照这个下去,把这个打上王者也就是个几天的事,但是任风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就放下了手机,上了床,继续闭目养神,发现他好像特别喜欢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