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D!你们听到了没?PDD居然会来参赛!”夜月枫激动地道,“我最喜欢的职业选手就是PDD,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上单,凶残霸道,要是我能和他对上一次线,就算是被杀爆我也心满意足了。”

    “没错,我也是,如果能对上一次线,就算是被杀爆我也心甘情愿。”逸风同样很激动。

    夜月枫疑惑道:“你激动个毛线,你一个打AD位置的人,有机会跟PDD对上线吗?”

    “谁TM说PDD了,我说的是微笑,ADC之神!”逸风解释道:“对了,惊羽,你不是一直都在练卡牌吗?难道你早就猜到若风会来参赛,想要在若风面前秀一手卡牌?”

    “呃,若风是谁?他的卡牌很厉害吗?”郭惊羽一脸茫然地道。

    “卧槽,你是在逗我吗,连若风都不知道是谁?”逸风两眼一翻,差点就要气晕过去,他很难想象一个钟爱卡牌的玩家会不知道曾经公认的世界第一卡牌若风,“好吧,你年纪还小,不过我稍微提示你一下你应该就能想起来。”

    “www.biqusan.com的时候就听过他的大名!(逸风心里嘀咕道:若风的威名都传到DOTA玩家那里去了吗?)若风一指,对不对?!”

    (PS:当初若风还是DOTA职业选手的时候,曾在一场比赛中把一个必杀的大招丢给了远程小兵,结果被对方反杀。该大招名为死亡一指,此后亦被广大DOTA玩家称为若风一指。)

    夜月枫、逸风和小七三个人聊得火热,郭惊羽和楚天乐接触LOL都比较晚,再加上对于赛事方面也不太关心,所以基本插不上嘴。

    郭惊羽借故先下线了。楚天乐本来也要下线,却突然收掉一条QQ信息,是紫陌发来的,大意是恭喜楚天乐带队赢下比赛。看来她一直都有关注老干妈战队的比赛。

    说起来自从楚楚回来之后,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不间断地来,楚天乐和紫陌之间的联系就少了很多。

    “我记得你说过你毕业之后,父母会把你安排到上海工作,怎么。师父这次去上海打比赛,你不得招待一下我的衣食住行吗?”楚天乐开玩笑地道。

    “师父你就别寻我开心了,我可知道你们这些打进16强的队伍,赛事主办发都会安排五星级大酒店给你们住,哪里还需要我这个穷人来招待你?”紫陌倒是很精明。

    楚天乐道:“除了吃住方面,这不是还有‘行’吗?上海我人生地不熟的,你不得带我好好转转?”

    以前楚天乐没提出过见面的要求,那是怕万一紫陌长得太漂亮,自己忍不住干出挖人墙角的勾当,又或者紫陌长得不怎么样。毁了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女朋友,紫陌有男朋友,无论紫陌符不符合楚天乐心目中的形象,亦或是楚天乐符不符合紫陌心目中的形象,那都无所谓,这次见面就纯属是普通网友见面而已。

    “好吧,反正我工作轻松得很,只要你有时间玩,我免费给你当当导游也无妨。”紫陌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两人又稍微闲聊了一会儿。时间也不早了,互道晚安下了线。

    “老婆,我过几天就要去上海打比赛了,如果比赛顺利的话。大概要在那边呆一个来月。”楚天乐一边喝着自家酿的葡萄酒,一边对安若素说道。

    由于楚天乐的父亲楚晋有高血压的关系,楚天乐家一直都有酿葡萄酒喝的习惯,睡前喝葡萄酒不但是能够疏通血管,有助睡眠,听说再加上一点鹿茸之类的中药还能够补肾壮阳。

    安若素刚洗完澡出来。正在吹头发,她听到这个消息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连头都没转一下,只简单地“哦”了一声。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不怕我一个人在外面沾花惹草吗?”楚天乐对安若素过于淡然的反应有些不满,故意开玩笑道:“尤其是像我长得这么帅,又年轻有为,我自己要是个女的,肯定会忍不住爱上我自己。”

    “臭屁!”安若素啐道,然后随手拿起一把剪子,咔擦两下道:“那你小心我把你裤裆里的坏东西给剪掉!”

    第二天,16强小组赛的分组结果出来了,传奇战队对阵一支不知名的ABC战队,而且被有意安排在第一天进行比赛,原本一天一百块的门票被炒到了三四百块,前排视野开阔的位置更是被炒到了上千元,让人不得不感叹传奇战队的吸金能力。

    另一边,老干妈战队可就悲催了,抽到了JQK战队,虽说即使这一场比赛输了,还有机会能够翻盘,但谁也不希望这么早就遇到如此强大的对手。

    不过好在他们两支战队的比赛被安排在最后一天压轴进行,留给老干妈战队准备的时间还有很多。

    这一天,虽然离楚天乐自己打比赛还有很长时间,但是他们还是选择提前赶往上海,一来队员面对面地交流要比在网上方便得多,二来每个人都想去现场看看传奇战队的比赛,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反正吃住不需要他们花钱,提前去玩几天多好。

    楚天乐依旧是选择了他最熟悉的出行方式——坐火车。临行之前,楚天乐和安若素自然免不了依依惜别一番,郭惊羽就只能无奈地在旁边看着,心想说好的秀恩爱遭雷劈呢,怎么还不打雷?

    “在外面不许沾花惹草,我随时都有可能打电话突击检查,你要是超过二十秒没接电话,看回来我不收拾你!还有啊,早上别睡懒觉,记得吃早餐,赢了比赛要喝酒庆祝也别喝太多,每天训练完了多出去走走,总是呆在屋子里对身体不好......”

    安若素细心交代了一番,转头对郭惊羽道:“惊羽,替我看好你师父,不然我这个师娘就将你逐出师门!”

    总算是上了火车,楚天乐看着郭惊羽脸上奇奇怪怪的表情,语重心长地道:“婚姻就像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不过自己选的野蛮女友,含着泪也要呆在城里。”

    高铁的运行速度很快,即使相距千里之遥的两座城市,也只要四五个小时就到了。

    上海虹桥火车站,楚天乐一出站就把郭惊羽给连哄带骗撵走了,让他一个人先去酒店,自己好去见紫陌。

    楚天乐干这事倒不是见不得人,而是怕郭惊羽这小子禁不住逼供,什么事都告诉安若素,引起误会什么的就不好了。

    “紫陌,你在哪儿?我在东1出站口。”

    “我也在东1出站口啊,你是带着黑色鸭舌帽的那个吗?”

    “我没带帽子,我穿的一身白衣服,对了,我是左手拿手机的。”

    ......

    楚天乐一边说着一边四处张望,突然不小心撞到个人,楚天乐连忙道歉,对方同样也很有礼貌地向他道着歉,可当他看清身边之人的模样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半透明的空气刘海清新自然,仿佛邻家女孩一般,再加上那略微有些娃娃脸的容颜,仿佛时光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

    时间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六年之前,在阳光明媚的教室里,他们凑在一起看着那本叫做《男生女生》的杂志;在活力飞扬的篮球场上,他手把手地教她投篮教她运球;在北风呼啸的教学楼外,因迟到而被罚站的两个人却仍能够有说有笑......

    太多太多的记忆涌上心头,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只不过昨天从来都是回不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