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日子威克汉姆的工厂全力开工,生产的棉布就快要把仓库给堆满了。现在经济危机的消极影响尚未消退,英国国内的消费品市场十分疲软,而且出口市场都被其它棉纺厂给垄断了,威克汉姆想要半路插一脚进去分一杯羹十分困难。

    所以威克汉姆从一开始就没有将希望寄托于民用市场,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蓬勃兴起的军用品市场。处于对越战越勇的法国革命军,英国开始感到深深的忧虑,从今年向法国宣战以来,陆军大规模的扩军行动就没有停止过。英国陆军部不仅计划将各步兵团的缺额补齐,还准备在各郡组建防御地方的二线部队——民兵团,总数将有可能达到前所未有的数十个团!

    这些部队的组建不仅需要大量的枪支弹药,还需要几十万套军装和鞋帽。而且这个时代的欧洲军队还没有将军服中的常服、作战服和作训服分开的这个理念,平时训练穿一套军服,作战也穿同一套军服,这对于军服的损耗是相当大的。

    据统计拿破仑战争时期,法军在作战期间不到三个月就得更换一套军服,连续作战期间的军装损耗更大!而且这个年代的军服做工极其精良,耗费非常巨大,据说法军光军装采买的开支,比武器弹药的采购要要多!

    这次英国陆军的大扩军,光军服采买就是一笔大生意。威克汉姆自己就兼着陆军部军需处的审计官,这样的肥差不便宜自己就真是傻x了。事不宜迟,威克汉姆带着鲁尔直奔陆军部,想利用自己内部人员的身份,抢下这个大单。

    来到陆军部之后,威克汉姆想先向那个军需处主计长克莱斯勋爵的书记员斯托克·米斯特询问一番,看看能不能搞通克莱斯勋爵的路子,拿到制作军装所需棉布的大单。

    来到主计长的办公室门前,威克汉姆先让鲁尔在门外等候。然后威克汉姆看了看怀表的时间,知道这个时候斯托克·米斯特先生一般还在批阅文件,便直接推门进去了。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了的!”看着眼前气呼呼的胖老头,威克汉姆一下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这个时候不应该是米斯特先生在办公吗,这个胖老头尼玛是从哪来的。这胖老头就这么大模大样地坐在主位上,边上还有一位中年绅士,看样子应该是在谈什么事情。

    还没等威克汉姆开口解释,那胖老头便一脸刻薄地怒吼道:“陆军部门口那帮该死的卫兵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怎么随便就把不明身份的人给放进来!明天,我就要把那几个玩忽职守的卫兵,全都送到军事法庭上去。见鬼……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威克汉姆没想到这个胖胖的老头骂起人来就像个老太婆一般喋喋不休,只有等那胖老头说完了,才开口淡然地说道:“我是陆军部军需处的审计官威克汉姆少校,我还要问问先生你怎么会在主计长的办公室里?难道先你是法国佬派来的间谍,来主计长的办公室难道是为了窃取重要文件?”说完,威克汉姆还把手放在佩剑的剑柄上,做出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的架势。

    其实威克汉姆已经猜到胖老头的身份了,这老头恐怕就是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主计长克莱斯勋爵。不过威克汉姆对于这个有些刻薄的胖老头全无好感,便故意装作不知道他的身份,以此来打压一下老头咄咄逼人的态度。

    那老头见威克汉姆手按在剑柄上,顿时火冒三丈,跳脚道:“我的上帝,威克汉姆少校你就是个蠢货!我就是军需处的主计长克莱斯勋爵,你竟然不敲门就闯入我的办公室,我要解除你这个无礼家伙的职务……”

    威克汉姆本来就是个年轻人,被胖老头劈头盖脸一顿骂,心中的火气也一下就上来了,便不软不硬地顶道:“克莱斯勋爵阁下,我对我刚才的失礼行为感到保抱歉。另外,我的任命书是由枢密院发出,陆军大臣亲自确认过的,解职的事情勋爵阁下恐怕只能是无能为力了。”

    “你……”克莱斯勋爵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接着竟奇迹地压住了自己的火气,对威克汉姆说道:“少校先生,请你滚出我的办公室,这里不欢迎你!”

    刚才狠狠地打那老头的脸确实很爽,但爽完之后威克汉姆才反应过来,今天他的目的是来拿下做军装所需的棉布订单的。现在自己可是把掌管陆军军需的克莱斯勋爵给得罪惨了,这块军需大蛋糕十有八·九是没戏了。

    等威克汉姆出了主计长办公室后,克莱斯勋爵这才有些抱歉地对旁边那位中年绅士说道:“威克斯先生,让你看到了这一幕我实在很抱歉。我没想到我主管下的军需处,什么时候混进这样粗俗无礼、道德品质十分值得怀疑的下属,我一定会向陆军大臣说明情况,把这种王国的蛀虫从我们陆军部清除出去。”

    那位叫威克斯的中年绅士敷衍地点了点头,语气好似安慰克莱斯勋爵般:“在陆军部供职的人都是品德高尚的绅士,这种对上级毫无敬畏可言的人,确实没有必要继续在陆军部存在的必要。”

    “你说得太对了,威克斯先生,现如今的年轻人都堕落了,他们不敬畏上帝,对王国没有了敬爱,他们抛弃了英格兰绅士最引以为傲的道德准则,然后将整个国家搞得一团糟。哦,这一切简直糟透了……”有了人响应自己那一番碎碎念念的观点,克莱斯勋爵的坏心情这才好了些。

    威克斯撇了撇眼睛,眼神中露出一丝不屑,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眼前这位貌似道德家的勋爵阁下,其实只是一个贪得无厌、在军需物资上下其手的无耻之徒。但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无耻之徒的存在,他这样的工厂主才能篡取最大的利润。

    这位威克斯先生显然没有兴趣陪着这位老人渣讨论道德问题,他最关心的还是他能在这次的生意中赚到多少利润:“克莱斯勋爵阁下,这次陆军军装制作所需的棉布采购,就拜托您了。如果陆军部最终确定使用我们工厂生产的棉布,我一定会适当地向勋爵阁下表示我的感激之情。”

    克莱斯勋爵沉吟了一会,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威克斯先生,你一直都是我的老朋友,我们一直以来都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但是你也知道,这次陆军部所需要的军装有多么庞大,先期就需要的制作十万套军装所需要的布料,虽然你的工厂规模不小,但要一口气吃下这些订单恐怕有些困难。而且,现在整个英格兰的经济形势都不好,很多纺织厂的厂主已经来过陆军部好几次,有一位甚至是商业大臣查尔斯·詹金逊阁下的朋友,实在是不太好办呀……”

    “装,你继续装!”威克斯心中冷笑不已,对这个老家伙更加鄙视,但脸上却挂着微笑:“勋爵阁下,您也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寻求一个可靠的合伙人,参股到我的工厂中去,而现在我觉得我已经知道了这个可靠的合伙人是谁了。只要阁下你能在帮助我得到这次的订单,我愿意以一英镑的价格,出让我工厂百分之五的股份给阁下。”

    威克斯名下的纺织厂总资产少说也有四十万英镑,百分之五的股份就是两万英镑!而克莱斯只需要将所有的订单都交给威克斯家族,那么这两万英镑相当于白送给威克斯!而这次为了的得到陆军部的军需大单,威克斯只能咬牙满足克莱斯勋爵这个贪得无厌的老东西。

    克莱斯勋爵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他没想到威克斯为了这个军需大单,竟然这么舍得出钱!那可是两万英镑啊,这是目前他收受过的最大单笔贿赂。当初他得到军需处主计长这个职务,总共也就花了三万英镑左右,只要干了这一票,他活动这个官位的花费基本就可以回本了。而那个所谓的商业大臣查尔斯·詹金逊的朋友,只是他编造出来吓唬威克斯的而已……

    克莱斯勋爵哈哈一笑:“威克斯先生你是在是太客气了,不过你放心,我们家族也曾经经营过纺织厂,我有信心成为威克斯先生口中的那个可信的合伙人,哈哈……”

    威克斯鄙夷地看了一眼高兴得克莱斯勋爵,对这个老东西的无耻程度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老家伙家确实经营过一家纺织厂没错,但在很久以前就倒闭了,这事他竟然好意思拿出来说。虽然对于百分之十的股份有些肉疼,但威克斯深深明白想要得到就要先付出的道理,等他拿到了陆军部的军需大单,这两万英镑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欢迎您的加入我们威克斯家族的纺织厂,克莱斯勋爵阁下……”就这样,两个各怀心事的老狐狸,将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而这边威克汉姆出了主计长办公室,心里也有些后悔刚才和主管军需处的克莱斯勋爵,把关系闹僵到不留余地的地步。只是一想到克莱斯勋爵那一副叫嚣着要解职的语气,他心中又是一阵火大,他就不信少了主计长的支持,他威克汉姆还搞不到这批订单,大不了当时候把弗雷德里克亲王这尊大神搬出来,算是还一下自己几次给他出主意的人情。

    来到审计官办公室门口,威克汉姆心里突然来了注意,给他代职的书记员克里斯·米斯特,米斯特家族有在陆军部给人代职的传统,说不定对他的书记员对这个克莱斯勋爵有些了解,以便做到知己知彼。

    这么一想,威克汉姆便抬腿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谨慎地将房门锁上。克里斯·米斯特见进来的人是威克汉姆,丝毫不感到意外,只是礼貌地站了起来,说道:“威克汉姆先生,非常高兴能够和您再次见面,请问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的吗?”

    虽然克里斯·米斯特是威克汉姆的代职书记员,但实际上他需要做的事情非常之少,因为审计官本来就是个没有多少实际事务的闲职。尤其是这一段时间以来,威克汉姆几乎都不在陆军部露面,这让的一心想要接近威克汉姆的克里斯·米斯特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尽管克里斯·米斯特在表面上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但他的内心比谁都要不平静,他要出人头地,他要把在证券交易所里所受到的屈辱全部找回来。等威克汉姆再次踏进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克里斯·米斯特十分清楚,他的机会就在眼前!

    考虑到克莱斯勋爵还在隔壁,威克汉姆便压低声音说道:“不用这么客气,米斯特先生。我来只是想问问你,你对我们军需处的主计长克莱斯勋爵的了解有多少?”

    “克莱斯勋爵?”克里斯·米斯特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然后缓缓说道:“他只是一个自大贪婪的蠢猪而已。”